精彩小说尽在分贝阅读!

手机端
当前位置: 首页> 古风 > 东天界太子妃

东天界太子妃

作者:藿香菇 分类: 古风 主角:宁莞楚郢 来源:掌中云

小说简介:《东天界太子妃》作者是藿香菇,主角是宁莞楚郢。这本小说的魅力在于,取材新颖,内容不俗套,主角人设受读者喜爱,作者写作手法娴熟,善用伏笔,使人回味无穷,极佳好文,值得推荐。...
本书标签: 言情 古风

精彩章节试读:

宁莞连着往将军府去了好几日,宋玉娘的身体变化是显而易见的,每每揽镜自照,见里雪肤红唇气色好,活活儿年轻了好几岁。

这日露红烟紫,春色澹冶,惠风和畅的天儿,正是魏老夫人的六十大寿。

老人家年纪大了好个清静,不喜上下大办操劳,只叫满堂儿孙和几个姻亲之家相聚说话。

福春堂里女眷们热热闹闹地挤了一屋子,魏老夫人倚在雕花黄木椅上,笑眯着眼听底下的晚辈闲话。

宋玉娘适时端茶送水,近身伺候。

她这一上前,诸人的视线都聚拢了来。

夷安长公主因为儿子魏黎成的病常居在公主府,上一次回府来还是小半个月前,冷不丁地看见宋玉娘,细眉一挑,打量道:“宋姨娘气色不错。”

魏老夫人打量片刻,含笑点头,“是挺好的。”

脸颊白里透红,双目清亮有神,比之往日是多了几分不一般的神采。

坐在尾处的小周姨娘心下冷哼,葱白手指轻绕罗绢,两眼珠子黏着前面讨巧卖乖的宋玉娘,撇了撇嘴角,“几日前特意请了大夫回来调养身子,厨房日日熬药煮汤呢,费这么大力气,总能吊点精气神儿上来的。”

老女人,也就靠汤汁药水过活了。

小周氏阴阳怪气的嘴上厉害,众人也见怪不怪。

魏老夫人稍有不悦,夷安长公主当场沉下脸,笼在表面的和煦散去,视线冰冷如刀锋利。

她儿重病缠身日日不好,全靠一碗碗的汤药提神续命,这贱人话里怪里怪气地打量着讽刺谁呢?

小周氏也惊觉自己话里不对,身子一缩,忙低下头,再不敢吱声儿。

福春堂内气氛稍有凝滞,得亏魏三夫人和几个小辈说话调解。

经这么一闹,宋玉娘也不敢再冒头,坐回自己的位置上,尽量降低存在感。

将近午时,正是宁莞过来看诊的时候,

珍珠附耳轻语,“姨娘,宁大夫到了,在院子里正等着你。”

宋玉娘捻了块糕点捏在手里,犹豫道:“我现在脱不得身,你将宁大夫带到福春堂旁边的小阁楼里,待一会儿开席,我再找机会过去。”

福春堂边的小阁楼是府中用来堆置闲物的,寻常不会有人过来,也不怕碍着什么。

珍珠将宁莞领到二楼,嘱咐两句就赶忙回宋玉娘身边伺候去了。

里间褚色软帐颜色暗沉沉的,蒙了层厚厚的灰,宁莞皱眉,勉强找了个干净地方放下药箱,自己则是立在窗边透气。

因为离得近,福春堂里传来的欢声笑语隐隐入耳,还有人一声一声地唤着“长公主”。

今日魏老夫人的寿辰,夷安长公主果然在府里,倒是她的好时机。

宁莞一边等宋姨娘,一边想事情。

北侧小湖清波荡漾,石砌拱桥边压满枝头的紫丁香花色繁丽,纷纭芬芳。

一行人穿过拱桥,正往福春堂走。

当首的是魏二爷,今日是喜庆日子,他特穿了一身紫色襕衫,满脸堆笑伸着手与人引路。

走在他旁边的是一位老者,白发苍苍却精神矍铄,挺直的脊背如经霜的红枫不屈不折,皮皱干枯的手时不时抚着下颌长须,面上云淡风轻的,脚下步子却是落得飞快。

魏二爷拉住他,“外祖父,您慢点儿走,不着急,小心摔着!”

师老爷子摆摆手,仍是大步往前。

魏二爷落后几步,止不住慨叹,这老爷子啊都八十好几的高龄了,精神头儿还是这么好,真是要得道成仙了!

诸人转过假山,师老爷子陡然停在小阁楼外的矮墙边。

师老爷子微仰着头,入目的阁楼小窗里恍惚是一个远在记忆深处的影子。

他年纪大了,眼神不比年轻时候好,下意识以为自己瞧错了,不禁伸手使劲儿揉了揉日益浑浊的眼睛。

窗边的人似正远眺着天边青翠如滴的春山,腕间月白的袖子悬落一截在外面,灌了些风,轻飘飘的晃来晃去。

精致秀雅的眉眼,恬淡平静的脸色,这般模样……他太清楚不过了。

“师……姐?!!”

师正不可置信地低呼出声,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激得他喉头发涩,连眼角边的皱纹都不觉撑得平展了。

他自小无父无母,幼时被师父从郊外的草堆子里捡回来收在门下。

师父总是很忙,宫里宫外的常不得空。

他算是师姐带大的,说是师姐,于他而言其实更像是母亲。

从小的穿衣洗脸,吃饭梳头,渐长后的习字读书,医术针法,这些都是师姐手把手教他的。

师姐总是穿着素色的长裙,挽着简单秀丽的发髻,髻边别几朵儿新鲜的时令花样,清丽婉约的模样,又带着几分清冽气儿,比之雨前芳兰芷,春后素白茶。

便是街头巷尾的皮孩子看见她,也禁不住停下两只捣乱的手,乖乖站在墙角,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。

师姐喜欢看书,稍有闲暇时就坐在医馆的柜台前,单手支颐,翻书的间隙闲闲抬眼,半阖眸子望着晨时干净冷清午间繁华热闹的长街。

师姐最不喜欢做饭,一进厨房便是一场大灾难。

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师姐熬出来的粥和做出来的饼入口时的味道,焦糊焦糊的直冲脑子,比药汁子还叫人难受,哪怕时隔多年他依旧心有余悸。

那样的日子简单又温馨,却不曾突然有一天,师姐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
除了他没有人记得有过这么一个人,就连师父也忘了自己曾经有过一个惊才绝艳的大徒弟……

只有他守着幼年的记忆。

如果不是后来遇见同样留有印象的明衷皇帝,他险些以为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一场虚无缥缈的梦。

师正怔怔地出神,眼眶发红,整个人像是被定在了原地,久久动弹不得。

是师姐没错,就像那些年一样,岁月从不会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,他不会认错的!

老爷子突然情绪激动,两眼含泪,魏二爷觉得奇怪:“外祖父?您瞧什么呢?”

他循着视线看去,只在阁楼小窗边看见道一晃而过的月白色影子。

魏二爷左瞧瞧右瞧瞧,一时摸不着头脑。

……

不过才一炷香的时间,珍珠又回到了阁楼里,连奔带跑扶着栏杆上到二楼,也顾不得抹了满手的灰尘,催促着宁莞快些跟她走。

宁莞提起药箱,却是不动,“姑娘好歹说清楚是要去哪儿。”

珍珠凑到宁莞耳边,语速飞快,“福春堂出事儿了,本来话说得正热闹,老夫人却不知怎么的晕倒了,郑嬷嬷说像是旧疾复发。”

“今日不巧,府中李大夫告假回家吃孙女儿的满月酒去了,长公主打发了人去外头另请大夫来,只是隔得远,一时半会儿的也不成,姨娘就想着让宁大夫您过去一趟。”

珍珠接过药箱,压低声音,又说道:“这是您的机遇,也是姨娘的好机会。”

这个时间点儿将人引荐过去,宁大夫没法子也无妨,再等长公主请的大夫就是了,但若宁大夫有法子,那姨娘这回在府上可就是真真儿的露脸了。

珍珠心里打着小算盘,唇角不自觉带了点儿笑。

宁莞弯了弯眉眼,也是心情不错,瞌睡来就有人送枕头,正正好呢。

说清了原由,宁莞也不耽误,跟在珍珠后头下楼。

福春堂里几家客人已经走了,夷安长公主和魏三夫人在屋里守着老夫人,旁的小辈皆候在外间,不敢吱声儿。

宋姨娘站在最后头,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翡翠玉镯子,瞥见举步进来的人影眼睛一亮,忙忙上前。

宁莞刚进门,就被扣住了手腕儿。

面前之人芙面惶惶,忧心茕茕,也不知几分真几分假,切切道:“宁大夫,你快快跟我往里头去。”

宁莞心领神会,颔首应好。

小周氏正嘀咕老夫人晕得不是时候,害一家子饿肚子提心吊胆不得好,陡然听见宋玉娘说话,眯了眯眼,裙摆一扬冷笑着上前拦住两人。

“往里去?谁许你们往里去?什么乱七八糟的人,你也敢往老夫人跟前带。”

宋玉娘睨她一眼,“这位是宁大夫,正巧过来与我复诊,去外头请大夫的人还没回来,我就想着请她来搭把手。”

这话一听,小周氏便知道姓宋的打的什么主意了,打量宁莞须臾,一声冷嗤,“搭把手?我看她可不像个大夫。”

珍珠接话道:“小周姨娘,你这话可说得不对,府中李大夫也是见过宁大夫的。”

小周氏:“李大夫现下不在府里,自然随你胡编乱造,就在外头等着,等李大夫回来问了才知道!”

珍珠气恼,两方僵持。

宁莞回以浅笑,静静看着也不出声儿,她只是个大夫,可不好插手这将军府里的事,好好站在一边就好了,总归有宋姨娘在呢,这位可不是任人捏扁搓圆的主儿。

果然宋姨娘冷笑一声,“瞧瞧咱们小周姨娘这做派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当家夫人呢,都是做妾的,咱们往不往里去也轮不到你来做主啊。珍珠,还不快去跟长公主和三夫人禀报一声,有些人啊可真会越俎代庖,把自己当个人物。”

珍珠应声,一把推开挡人的丫鬟,快步往里屋去。

小周氏气结,她打嘴仗一向干不过这姓宋,恼怒之下别过头对准了一声不吭的宁莞。

“我瞅着你也就才十六七吧,放在医馆里也就是个小学徒的年纪,这京都城有名的医馆大夫手下也没听说有你这么号人物啊,也不知道师从哪个江湖郎中,赤脚庸医,也真不怕看病看错了眼,赔上自己的小命儿!”

宁莞微眯了眯眸子,师从郎中赤脚庸医?这话可真不中听,说旁的也罢了,歪到她师父老人家身上是几个意思?

宁莞出声儿准备刺回去,话刚到嘴边儿还没出口,正门前就骤然传来声响了。

“放你的狗屁!!”

一声火气燎燎的厉喝,惊雷般的炸响。

诸人回头,一身穿青袍长衫须发尽白的老者大步跨进门来,怫然不悦,瞋目怒瞪着小周氏。

小周氏被人怒斥,本来涨红着脸想骂回去,一瞅是师老爷子吓了一跳。

堂中几个半大的公子小姐也反应过来,齐齐冲外行礼,唤道:“外曾祖父。”

外曾祖父?这莫不是魏老夫人的亲爹吧,算算年纪,在这个时代真算得上极难得的长寿人了。

宁莞正算着来人的年纪,顺便欣赏小周姨娘干笑着尴尬的模样,谁知道那老人家突然转过头,两眼直愣愣地望着她,本来还怒形于色的,下一瞬却是蓦地潸然泪下。

喉间哽咽,“师姐!”

此声一出,福春堂里倏忽一片安寂。

宁莞:“……?!”老人家,你是在叫我吗?

展开阅读全文

最新小说

同类小说

  • 626212

    626212

    凤山,帝后寝宫。苏绯色坐在窗前,看着不远处寂静的断仙崖出神着...

  •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

   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生情

    他误以为她害死了他的新娘,对她展开了疯狂的报复。后来,他将她堵在角落里,求她回来。

  • 魑魅魍魉枯骨成沙

    魑魅魍魉枯骨成沙

    狐本无心,是他教会她何为用情至深,死生不负。百年之约,她寻到了他,但此生他却赐她剜心噬骨,体会人间最痛!“畜生,我要用你的心,血祭那些被你害死的人!”无论她怎么解释,他都不再是前世那个愿用生命护她的人。取血,剜心,将她刚出生的孩子扔给虎兽食用……她心死身死,魑魅魍魉,以血筑恨,倾覆他的城,毁灭他的国。而他忆起前尘过往,愿以枯骨成沙,以血作画,换她笑靥如花……

  • 此生莫忘伴君侧

    此生莫忘伴君侧

    他有心上人,她知道。他的爱人死的惨,他舍不得忘,她知道。所以,她嫁给他的那刻开始,便不敢奢求他的喜欢。她只求能陪着他,哪怕他不曾看她一眼,也不会与她多说两句。但叶沁心没想到的是,不爱跟偏爱之间,原来差别那么大。他为了心上人的妹妹能活下去,亲手杀死了她腹中六个月的孩子……她的眼睛血红,彻底心灰意冷,“林灏臣,我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。”彼时他无感,但当她满腔恨意,把刀刺进他的心脏开始。他的心,竟疼了……

  • 一寸相思千万缕

    一寸相思千万缕

    他是骁勇善战的御前大将军,她是倾国倾城的丞相嫡女。年少相识,许下一生一世,曾以为可以共白首,新婚夜却成了她噩梦的开始……

  • 万家灯火喜你无忧

    万家灯火喜你无忧

    地牢折磨多年,所有酷刑都抵不上他的绝情。白首之约,他早已忘却,以亲人性命相逼,要她以身试毒。后来,他的心上人重见光明,而她永坠黑暗。当他得知一切真相,她早已血染白骨……“诸葛渊,我只愿饮下孟婆汤,忘记前尘所有。”而他慌了,黄泉之路,他陪!“聂凝汐,不许忘了我……”

  • 魏卿卿容彻小说

    魏卿卿容彻小说

    容彻第一次见魏卿卿,她穿着大红嫁衣,成为了自己的侄媳妇儿,  身娇体软,颤颤的一声‘二叔’,令他泡了整夜冷水;  容彻第二次见魏卿卿,她容貌已毁,狠辣霸道,  可她小鹿般的眼睛氤氲着水雾望着他的时候,他已经决定,要得到她!  但第三次,魏卿卿却死在了丞相府的大火里,听闻大火足足烧了一夜,她的惨叫也持续了整整一夜。  一夜之间,容彻觉得他房子塌了,  直到遇上那个天塌下来都不忘的给自己侄儿挖坑的娇弱小女子,容彻觉得他又好了    容彻:世人欺她骗她,我便算计世人;世人辱她害她,我便屠尽世人!  旁人:可如果欺害她的,是您的侄儿呢?  容彻:那便埋了,埋深一点。而这些,都不需要她知道。  卿卿:已阅。   深藏不露闷骚大佬X重生狠辣娇娇小姐  我见卿卿多妩媚,料卿卿见我、应如是。

X

关注一下,免费看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