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分贝阅读!

手机端
当前位置: 首页> 古风 > 嫡女惊华:邪王的盛世宠妃

嫡女惊华:邪王的盛世宠妃

作者:四月人间 分类: 古风 主角:顾倾纪攸宁 来源:青豚阅读

小说简介:《嫡女惊华:邪王的盛世宠妃》作者四月人间,主角顾倾纪攸宁,小说文风很欢快,是小甜文,文笔很细腻,是一本值得读的原创小说。...
本书标签: 言情 古风

精彩章节试读:

顾倾下意识的走到隔壁房间,想一探究竟。

却不曾想进门便看见冥岚蹲在地上,焦急的喊着王爷。

本着医者仁心的原则,顾倾走上前去查看病情。

只见纪攸宁面无血色,整个人如同被一层冰霜笼罩着。

而就在搭上纪攸宁脉搏的那一刻,顾倾的眉毛不由得皱了起来。

寒疾。

对于她来说这病虽不好治,但是还是有希望的。

而在这个时代,怕是只能等死。

刚想吩咐冥岚先去抓点药,让纪攸宁的病缓和些时。

不知何时,冥岚手上多了一碗汤药。

纪攸宁服下后,脸色稍有缓和,不再那么煞白。

“让王妃担忧了,王爷这病......”冥岚的语气渐渐低了下去。

“可有太医瞧过是什么病?”顾倾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冥岚低着头,支支吾吾半天,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。

顾倾也不接着逼问,而是拿起刚刚的药碗,闻了闻。

红参、鹿茸、炙黄芪。

这些单就是上火的药材,况且这几味又放在一起熬制。

只怕是会严重损伤身体。

虽说现在可能会暂时中和,可过不了多久怕是旧疾未愈,又添新疾。

见顾倾似乎略懂医术,冥岚开口道。

“太医说,王爷这是身体中阴气太重,而且治不好的,而且王爷他是个......”

听了冥岚的话,顾倾恨不得将白眼翻上天去。

刚刚把脉时,分明察觉到纪攸宁脉象忽沉忽浮。

什么时候这寒疾和哪方面有关系了,照那个太医的说辞,那但凡是个太监就不能幸免于难了。

不过也怪不得太医,毕竟在这个时代,医疗确实不是很好。

沉脉主虚,不是正虚,就是邪盛。

而一般的伤寒感冒则会出现浮脉,可纪攸宁并没有伤寒,太医单纯觉得是因为和不能人事有关,也不为过。

“以后就不要让王爷喝那个汤药了,对王爷的身体会有危害。”顾倾吩咐道。

如今她身处时代不同,即便是她知道如何医治。

可是她有种并没有齐全的设备,并且也没有药物辅助,此时她也是力不从心。

“莫非王妃有更合适的治疗方法?”冥岚不解的问道。

只不过根据刚才顾倾的表现来看,他们这个王妃好像懂一些医术。

如果真是如此,并且王妃一心治好王爷倒也还好。

但是王妃若是但凡耍一点花招,他定不会放过顾倾。

毕竟太子和丞相府似乎私交甚好,而太子和王爷府素来明争暗斗。

“只是略懂一些医术。”顾倾说道。

毕竟在设备不全的清况下,她也不知道有多大把握。

况且她并不能确定为何纪攸宁似乎并没有受到风寒,却有浮脉。

“府中可有干姜、白术、人参?”顾倾问道。

冥岚点点头,因为纪攸宁的身体。

王爷府最不缺的就是名贵的药材,更别说如此平常的药材了。

“以后用这三味药材煎汤给王爷服用吧。”顾倾说道。

冥岚应道,转身出去准备。

看着躺在床上因为身体不适而眉头紧锁的纪攸宁,顾倾不由得伸手想要抚平纪攸宁的眉毛。

果然,即便是再嗜血无情的人,终究也是人,是人就逃不过生老病死。

展开阅读全文

最新小说

同类小说

  • 司徒烁帝升小说

    司徒烁帝升小说

    为君我不该是非不分,杀害忠臣;为夫,我不该疑妻;为父,我不该伤害我们的皇儿。”“你们回来好不好,我真的知错了……”他一句句说着,撕心裂肺。怀里的人却再也不会唤他一声六郎了……

  • 残灯古佛伴余生

    残灯古佛伴余生

    能嫁给自己心心念念的人,觅柔以为这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。曾以为他对她情深意重,不离不弃。谁料到,他转身便娶了自己的亲妹妹。谢逸清步步紧逼,辱她为泥,宠妾为宝,曾经的情意消磨殆尽。当一切繁华终成过往,再次相逢,他是否还能牵起她的手?

  • 锦绣断相思

    锦绣断相思

    能嫁给自己心心念念的人,觅柔以为这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。曾以为他对她情深意重,不离不弃。谁料到,他转身便娶了自己的亲妹妹。谢逸清步步紧逼,辱她为泥,宠妾为宝,曾经的情意消磨殆尽。当一切繁华终成过往,再次相逢,他是否还能牵起她的手?

  • 世间再无爱你的我

    世间再无爱你的我

    遗珠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有何意义。丈夫无情,阿玛不喜,姨娘偏袒,就连她最后的、唯一的寄托也被剥夺,离她而去!沉入冰冷刺骨的湖底,感觉一把把冰刀切割着自己的身体。心口涌上令人窒息的剧痛,血液从身体里涌出,染红了湖水……王爷,如您所愿,这世间再无纳兰遗珠。

  • 权门摄心宠

    权门摄心宠

    ——若有下一世,定与上官夙不死不休!一场大火,她在天牢中含恨而亡……一朝重生,她发誓绝不重蹈覆辙!这一世苏馥羽斗仇人,护亲人,将一切悲剧扭转,可纵使避他、躲他,依旧掉入他的囚笼,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。“你究竟是谁?”苏馥羽看着那半张面具,内心戚戚。“我是永远不会负你的人。”

  • 狂妄医妃隐疾王爷求抱抱

    狂妄医妃隐疾王爷求抱抱

    侍郎府有女,身体发肤受之面团,懦弱又不自爱,与人私相授受声名狼藉,指婚于祯王冲喜。冲!冲个鬼!一场爆炸事故后的叶芙是制毒制药奇才,看着自己身残的相公,莞尔一笑:“王爷,我给你治病别无所求,你什么时候休了我?”男人脸色黑如锅底,“……休想!这辈子,你生是本王的人,死是本王的鬼!”

  • 千年独孤唯爱一你人

    千年独孤唯爱一你人

    五百年暗自欢喜,五百年夫妻相伴,她钟情了那人千年,只换来满身伤痕与痛楚。以至于她最终也不愿怀念。她问他,可曾爱过?他毫无犹疑:不曾,一刻都不曾。……既如此,她只愿同他死生不相见……

X

关注一下,免费看小说